国内新闻

浙江湖州东林镇:“龟鳖大镇”转型的背后的艰辛

来源:腾氏水产网 时间:2016-08-11 16:17 查看:2709/次

腾氏水产商务网报道:2616个龟鳖棚全部清零,吴兴区东林镇在今年6月兑现了3年完成整治的承诺,这段攻坚克难的时光充满了苦与乐。
  
  一场持续3年的龟鳖行业整治持久战后,“龟鳖大镇”消失了,秀美东林回来了,纵横交错的密布河网泛着清波,倒映着蓝天白云。
  
  一组摄于今年初的东林风光照,在该镇文化站站长陈敬文的微信朋友圈里仍保持着点赞最多的记录。在这组照片上,东林纵横交错的密布河网泛着清波,倒映着蓝天白云。“在东林工作几十年了,这样的美景终于回来了。”老陈笑着说。
  
  事实上,在东林唤回美丽的背后是一场持续3年的龟鳖行业整治持久战,这段攻坚克难的时光充满了苦与乐。
  
  “甲天下”步履沉重
  
  东林是一座水乡,龟鳖养殖业曾经是这个乡镇的支柱产业之一。“东林过去是全省龟鳖养殖最集中的一个乡镇。从东林出售的龟,一度占到全国最大市场――广州市场的60%。”该镇分管农业的副镇长潘新江说,“全镇龟鳖产业从1995年开始发展,至2013年底,龟鳖养殖户多达1872户,温室养殖面积近180万平方米,年养殖量超2800万只,年销售收入近5亿元。”
  
  然而,在东林“甲天下”的名气身后,其实早已是危机四伏。随着温室养殖龟鳖业的发展和壮大,养殖排放污水对环境的威胁日益严重。据当地环保部门统计,全镇2616个温室龟鳖棚每天要消耗饲料72吨,排放废水2500吨,河流污染达到155平方公里,温室取暖日烧柴量12吨,一年达到4400吨,由此排放的废气超过正常排放量的1万多倍。
  
  这笔“生态成本”从未出现在养殖户的算盘上,却让东林的发展环境不堪重负。
  
  前不久,记者走进该镇保国村,看到村民费银财正忙着捕捞鱼塘里的泥鳅,鱼塘的水面泛着清波,而四周不时地传来蛙鸣。“一年前这里可听不到青蛙叫,养温室龟鳖把水都养坏了,青蛙都不来。”费银财说,温室龟鳖确实对环境有影响,“烧柴么把天都熏黑了,棚里排出的水把河都弄脏了。”
  
  事实上,龟鳖养殖产业在过去确实给养殖户们带来了收益,也正因如此村民们更是忽视了这份没计算却日益沉重的“生态之痛”。然而说到龟鳖产业本身,随着养殖规模逐利而增,当地的龟鳖产业呈现出无序膨胀的状态,市场也开始对“甲天下”敲响了警钟。
  
  吴玉璋曾是该镇星华村的温室龟鳖养殖户,在走南闯北的市场开拓中,老吴也沾过东林龟鳖“甲天下”的光,但如今他对这一产业的发展认识上也有了改变。“说句实话,温室龟鳖的产业前景不是很好了。”吴玉璋告诉记者,除了对环境产生一定影响,龟鳖市场行情其实多年来都是呈“过山车”状态,“最近的一次‘鳖灾’是在2013年,很多养‘大路货’的农户都亏本,价格卖不上去只能囤在棚里,每天消耗饲料。”
  
  “此前我们也设想过通过污水处理、规范养殖标准等办法,来提升这一产业,但我们前往省里其它已经完成初步整治的地区考察后发现,温室龟鳖产业存在着‘基因性’的弊端,靠提升是无法解决的。”分管龟鳖整治工作的该镇人大主席沈建明说。
  
  面对这一状况,东林决定清空温室龟鳖棚。2014年初,该镇出台了《关于龟鳖产业整治2014―2016年实施方案》。“当年3月起,我们对温室龟鳖养殖业开始整治,计划利用3年时间清空全部温室龟鳖棚,彻底消除这一污染源。”该镇镇长何锋峰说,去年6月,全镇鳖类大棚全部清零,累计拆除大棚1890个。今年起,该镇开始对龟类大棚进行整治。截至今年6月28日,该镇剩下的龟类大棚全部清空,实现了3年清空2616个龟鳖棚的目标。
  
  清龟鳖的苦与汗
  
  事实上,发展近20年的产业不是说断就能断的。回眸这3年的龟鳖整治行动,在当地干部群众割去这份“产业之痛”的过程中充满着辛苦与汗水。其中,当地干部在整治过程中,不仅要当宣传员、管理员、信息员和助推员,甚至还要当销售员。
  
  142户养殖户、212个养殖棚……昔日的保国村可是东林排名前五的“龟鳖村”之一。“2014年开始,东林就启动了龟鳖整治行动,今年6月底之前,我们就如约完成了温室龟鳖清零。”联村的镇干部陈伟告诉记者,整治行动启动之初,保国村的龟鳖棚却是“固若金汤”。“一开始,养殖户的思想工作很难做,毕竟是一个资深‘龟鳖村’了,有抵触情绪的养殖户还不少。”村干部沈爱民说,“这些年来,镇村干部在整治工作上花了不少心思,没日没夜的。”吃过晚饭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,深夜还要汇总情况到镇上。
  
  时钟指向了晚上8时,这又是一次挑灯夜战。在该镇政府办公楼内,忙碌了一天的镇班子成员与区有关干部又坐到了一起,召开了龟鳖整治专项行动碰头会。这样的场景在东林3年来的龟鳖整治行动中几乎天天上演。59名镇村干部还以身作则,带头主动拆除自家龟鳖大棚。
  
  值得一提的是,该镇党委书记、镇长还带队跑遍全国各大主要市场,帮助养殖户推销东林龟鳖,在保障养殖户利益的基础上加快龟鳖棚清零。“广州、武汉、南京、长沙,这些龟鳖大市场我们都去过,印象最深刻的是去年那一次,我们一刻不停地从北‘飞’到南,连着去了3个城市,连夜与当地龟鳖经营大户谈判协商,请他们大批量收购东林龟鳖。”该镇干部老沈说,有一次到达广州已经凌晨4时了,干部们街边吃了个早饭继续找市场谈。
  
  就这样,书记、镇长当起“东林龟鳖销售团”领队,其他相关的镇村干部成了销售团成员。“我们与市场的龟鳖经纪人谈妥订单后就与随行的相关村干部商量,连夜把销售数量分配到各村,并立即把信息传递到东林值班的干部,第二天就准备具体的销售对接。”该镇镇长何锋峰说。
  
  销售团在外跑,大后方的干部也没停歇。镇上年轻干部杨琦丹虽然还在哺乳期,但仍坚持在一线工作。“之前,由于市场和天气的原因,日本鳖效益低下,使得很多养殖户都不愿意出售。”小杨说,那段时间,留在镇上的干部也每天帮助养殖户找经销商,一看到报价高了就主动和养殖户联系。
  
  争分夺秒,一刻不得闲。就在镇上设定的鳖类和龟类分别清零的截止日即将到来之际,东林龟鳖的日销售量也创了历史记录。“一天最高卖出了15万斤,而且是在销售淡季。平时正常的销售量也就3至4万斤,这个15万斤已经超过春节市场最高峰了。”老沈还告诉记者,正是因为镇村干部的抓紧推销,2次集中销售都避过了随之而来的价格下跌。
  
  回到最初的美好
  
  如今,东林已经卸下了“龟鳖大镇”这一沉重的“光环”。那么,没有了龟鳖棚林立的东林,养殖户们今后的路应该怎么走呢?
  
  莘水强曾是该镇保卫村的龟鳖养殖大户,如今转型成了该村从事生态农业的能手,拆了自家的龟鳖棚,承包了64亩鱼塘,从事茭白套养河虾养殖,第一年的销售情况就不错。而在整治行动启动之初,由于一时接受不了,充满抵触情绪的莘水强“天天跑镇政府”。
  
  “本以为拆了甲鱼棚后我就没办法生活了,但是现在看来不是这样。在政府的转型指导下,我又有了新希望。相信依靠生态养殖,生活会变得越来越好。”莘水强说,“说句心里话,甲鱼棚拆除了,环境变好了。以前养殖时,傍晚烟囱里放出来的烟,味道是很呛人的,对人的身体也不好。现在环境好一点生活就舒服点,转产之后心里也踏实。”
  
  莘水强现今的转变,正是东林养殖户在“龟鳖大镇”后时代的一种活法。
  
  其实,在整治中,东林并非一拆了之,而是同步帮助养殖户另谋出路。潘新江说:“在整治启动时,我们出台了一系列政策,对自觉转型发展现代生态农业的养殖户进行扶持补助。同时,通过举办专项招聘会等方式,组织镇上企业为以前从事龟鳖养殖的村民提供3400余个岗位,实现就地就业。”
  
  2015年,东林共推广生态高效农业模式23种,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15个、生态化农业项目12个。“产业转型的背后是人的转型。东林人在生态理念上的素养提升是今后推动东林发展的源动力。”何锋峰说。
  
  同样是经营水产养殖,以前不在乎水,现在视水如命。养过龟鳖、如今49岁的该镇保国村村民杨建海二次创业,转行从事“泥鳅+茭白”的种养循环产业,养的泥鳅还出口到了日本。为了改善种养水环境,老杨花了半年时间钻研循环种养的方法,“家里有3套相关材料,有2套我都能背下来。”杨建海笑着说,“现在是靠水吃饭,水不好生意就赔本。”
  
  “在外闯荡总想回家的。可在家养甲鱼风险大,10年里至少3年都亏的,而且对环境有影响。现在上班一年有4万多元,第一次有固定工资。”该镇星联村村民宋信根笑着说,自从省重点项目――“新凤鸣”入驻该村后,不仅促使村里龟鳖养殖工人转行进厂工作,还吸引了不少在外的村民回村发展。
  
  “龟鳖大镇”消失了,秀美东林回来了。自2014年开展龟鳖整治以来,该镇每年委托环保部门进行水质监测,其中cod、氨氮、总磷等指标均逐年下降,水质类型也从原来的ⅴ类、ⅳ类变成了现在的ⅲ类,水质明显得到改善。
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腾氏水产商务网微信公众平台:tsfish。